曹宝林,当代米福,把字写进博学的字里,失去了尚义书法的灵魂。

发布时间:2020-08-25 20:54:30

在当代书坛上,应该说铁学书法家是其中之一,曹宝林先生是其中之一。曹宝林对密府的书法研究三四十年来从未动摇过,他说自己是当代第一个学米福的人,这可能更合理。

曹宝林

作为济南大学的书法教授和博士生导师,曹宝林不仅在书法创作上研究了米福,还研究了宋代的书法史,并以密赋为主要研究对象,沿着密府时代的环境进行研究。曹宝林作为密府的研究专家,对米带的理解是没有道理的。曹宝林自己的摇摆不定的话说:这位30年来的私人教师,我仍然可以说我有一颗清明的良心。

曹宝林书法

曹宝林对稻谷带的崇拜,似乎有一种超越时空、不可捉摸的感觉。这种自古以来的隐秘感,让他忘却或不担心古代与现代的巨大区别,并被米福一心一意地融为一体,使曹宝林的书法形象有些复古。

宋代的主题书法风格是尚义,米福只是典型的书法家之一,他的书法侧重于情感的提炼和表现,所以易星飞既是前卫的作用,又是点画的警示结构,而且不乏现代趣味。

曹宝林

曹宝林对宋尚义文风的理解是非常简单和纯真的,他对密赋几乎从头到尾都投入了,但对现在的体裁却从来没有兴趣,这使得曹宝林的后学更纯粹,而不是没有偏见,这也体现了书法创作美学观念的保守性。

与曹宝林一样,以铁血书法为代表的湖北书协会长许本义先生,也主要研究宋代的尚义书法风格,但他和曹宝林走上了相反的道路。在尚义书法的框架下,他能够广泛地吸收大量书籍,并将自己的笔墨语言融为一体。

曹宝林书法

他们两人有不同的学习方式,效果自然也不一样。曹宝林养家糊口,研究米福,所以他写得很纯真,但也带来了未能突破的弊端。徐本一整合了许多不同的部分,分成了一个阶段,在全面把握尚义书的风格上走上了神的道路,但也有不懂写字的经验。这样,就很难简单地区分好与坏,很难简单地区分好与坏。

曹宝林书法

曹宝林盲目地守住米福,只限于法律的形成,观念比感性更重要。考官的严苛和理性似乎限制了曹宝林表达感情的能力。因此,曹宝林不仅没有沿着尚义的脉搏带上细腻的巨石,而且也没能移除残存的老米,即使他喜欢老米,也没能看到它的存在。-曹宝林。

米福风墙马,从曹宝林笔下的毛笔前面八出,变得强壮笔直,恭敬稳重,秀发失色。曹宝林并不缺乏传统的技艺,但他的书缺乏稻作的感人的精神氛围和气息,从质上讲,曹宝林把米福的性格变成了学问,从而失去了书法的灵魂。

曹宝林书法